可敢向天借命

又基又腐前途未卜

【叶蓝】江湖你好(完结)


126、

兴欣的人是真怕蓝河反悔的,就算知道蓝河已经融合了叶修的半心,但与叶修的想法不同。

在他们看来,有仪式和没仪式区别还是很大的,以喜宴的方式,绑定两人的因果,背负彼此的余生。

哪怕蓝河身上的因果早都因为叶修而看不清楚,但多加一层,冥冥之中多层定数没什么不好。

这场喜宴绝对是准备时间最短而且最快的一场。

黄少天在赶来的路上就唠叨了一路,他就说当初叶修那个不要脸的怎么问蓝河,还跟着蓝河去处理蓝溪阁的事物,喻文州给他说的时候他还有点不相信,想不到他居然是来真的,他个多少岁的老家伙了,占便宜不是这么占的。

喻文州劝了一路,才让他打消了在喜宴上和叶修比试的冲动。

不过前辈的速度确实挺快的,当初他和黄少天都粘糊了好些年才捅破那层纸。

等到他们终于到了兴欣,喻文州才发现,不光叶修速度快,兴欣那些操心了叶修很久的人速度更快。

整个山脉,包括那座倚山而建的府邸,全部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装饰了起来。

各种各样的精怪在其中忙碌穿梭。

叶修和魏琛几人在府邸大门前的老槐树前抽着旱烟聊天。

黄少天看着叶修,爆笑出口:“富贵花开?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笑死我了,文州扶我一下,我肚子痛……老叶你也有今天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叶修收起旱烟懒懒的看他:“就等你们了,磨蹭死了,赶紧的。”



127、

这大概是最隆重又最简单的亲事。

蓝河父母早逝,师父也已去世,所以上无高堂,再加上叶修的辈分在那里摆着,他们只拜了个天地和彼此,就喝了交杯酒。

拉开了整场酒席的开始。

这场酒席从日中一直维持到月上中天,到最后,所有人都喝高了,苏沐橙她们受不了先去睡觉后,桌子边只剩下几个男的。

叶修不能喝酒,兴欣众人都知道,连交杯酒都是掺得闻不到酒味的果酒。

他不喝,蓝河却能喝。

“蓝大侠。”喝高了的方锐拽着蓝河情真意切的说:“多谢你,收了叶修这个妖孽,你可要管好他!”

蓝河两眼发直。

酒量再好,也架不住今天这种喝法,他是真的喝醉了。

“好说好说,我一定管好他。”醉酒的蓝河认真承诺。

魏琛听到这话,凑过来补充:“必须好好管管,你知道他娘的这家伙多坏吗?老夫当年还是棵小树苗的时候,他路过老夫身边,撒了泡尿说是给老夫施肥,老夫那时候才多大,这留下多大的心理阴影……”

“哦,他真坏……”蓝河附和道。

“他当年断我十根肋骨和四肢。”莫凡在他们身后幽幽的补充。

方锐捶着桌子:“当年我和老林正在办事,他路过,路过就路过了,还说了句老林你不行啊,你看老方都没爽到……老子当场就萎了……”

蓝河以他醉酒后不怎么清醒的理智分析,这个酒桌不能待下去了,否则他明天根本无法直视这些人。

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并没有看见叶修,叶修怎么能不在呢?蓝河皱着眉头,隐约中感觉着叶修的气息,追寻而去。



128、

叶修的位置,其实特别好找。

黄少天也喝多了,醉得一塌糊涂,醉酒后的黄少天可没有蓝河那么乖,见什么抱什么,抱住就不撒手,喻文州根本制不住他。

身为今天的主事人,叶修只好帮忙送他们回房。

可是,醉酒后的黄少天不光人不老实,嘴也不老实。

“叶修!我要和你决斗!”黄少天高嚷着。

“行行行,你先去睡,明天一早我就和你决斗。”叶修说。

对待这种醉鬼,也只有哄着,叶修拉着黄少天的胳膊,喻文州抱着黄少天的腰,两个人合力死活把他从路边的树干上揭下来。

喻文州眼疾手快的把他抱怀里,黄少天变手足并用的攀在他的腰上。

黄少天看了看喻文州,嘴角翘起喊道:“好哥哥!”

叶修脚下一滑差点没摔出去,喻文州却面不改色。

“好哥哥你怎么这么久才来看奴家,奴家好想你咦咦咦……呀……”黄少天捏着嗓音说,到最后直接变成了曲。

那余音绕梁三尺不绝。

叶修镇定的退后几步,面色复杂的看着喻文州:“还是你们会玩。”

喻文州虽然喝了酒,但远没到醉的时候,他扫了眼叶修:“总要找点什么打发时间,少天喜欢入世。”

“你以后也会习惯的,蓝河他不适合出世的生活。”喻文州说。

叶修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

他一直都知道。



129、

叶修在兴欣的府邸里是没有房子的,他的住所在山脉之中的一个洞府。

说是洞府,里面却很广阔,而且被苏沐橙他们布置得很贴心,各种生活用品家居什么的,应有尽有。

叶修回到酒桌上没找到蓝河,挨个把喝得烂醉的人送回房,他就知道,蓝河不在苏沐橙她们专门打扫出来的喜房。

循着气息一路找过来,叶修在洞府的门口,看到了端坐在大石头上的蓝河。

小剑客沐浴着银白的月光,年岁定格在最美好活力的时刻,乌黑的发垂下,嘴角的笑容恬淡怡人。

看到叶修,他眯起了眼喊:“叶修。”

叶修走过去,低头看着他不说话,一点一滴,把蓝河的模样细细打量。

蓝河仰头回望,过了会好像觉得不舒服,伸手拽着叶修的衣领从石头上站起来,恶作剧似的往前一扑,把叶修压倒在草地之上。



130、

浓浓的酒香肆意弥漫。

蓝河上手扯着叶修的衣服,简洁明了的说:“来煮饭!”

叶修被他逗笑,这场景,怎么看都与两人初相识的那晚分外相似。

“那你知道步骤吗?”叶修好笑的问。

蓝河偏头勉励思考,肯定的回答:“先脱衣服。”

他笑眯眯的说:“可你已经是我的人了,这辈子都是我的人。”

“是,我是你的人。”叶修看着蓝河说。

他说的很慢,很认真,认真到蓝河仿佛看见苍海为他们鉴证,桑田为他们铭记。

这样真好。




评论(50)
热度(300)

© 可敢向天借命 | Powered by LOFTER